他的舞蹈动作里藏有如深水炸弹一般震慑人心的
2019-08-01 00:13
分享:

  我全部的舞蹈创作就是为芭蕾寻求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寻找一种能够表达人类精神生活的身体语言。舞蹈对我来说并不是身体上的拓展,而是一种精神上的探索。”

  舞蹈作为一门原始的艺术,被称作“艺术之母”,早在语言产生之前,人类一直借由肢体舞动表达自我,从诞生之初它便是人类用来探索心灵的工具。“现代舞之母”玛莎·格莱姆曾说:舞蹈应该拨开那些掩盖着人类行为的外衣,揭露出一个内在的人。

  艾夫曼的艺术表现手法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他以俄罗斯传统芭蕾流派的深厚底蕴为基础,同时增加了雕塑般的造型艺术和心理情绪的外化宣泄,在没有对白和字幕提示的情况下,通过极致的肢体语言,将复杂的爱恨情仇传达出来,直抵人心。

  此前,我们分析过艾夫曼芭蕾舞剧《卡拉马佐夫兄弟》中三兄弟和老父亲的性格(点击链接查看→《原生家庭的创伤,卡拉马佐夫家的三兄弟一个也没躲过》),德米特里的欲望、伊凡的挣扎、阿廖沙的纯净和老卡拉马佐夫的癫狂,这些被裹挟在角色之中的激烈情感,如烈酒一般辛辣浓郁、力量惊人。

  我们都知道,舞蹈语言是由一个个舞蹈动作组合而成的,舞蹈动作是身体各部位之间和动作之间连绵起伏的流动线条,是节奏和韵律在空间所形成的静态舞姿和位置的移动,是造型的空间调动。在艾夫曼这里,它们统统化为激烈的、直接的,甚至具有攻击性的语汇,配合着舞者抢眼的身高和颀长的身材,气势逼人!

  相信每一位观看艾夫曼芭蕾舞剧的人,甚至仅仅看剧照中如雕塑般凝固着的舞蹈造型,都无法忽视其中无与伦比的情感力量。

  《卡拉马佐夫兄弟》是陀思妥耶夫斯基具有创造性的作品,是他在一生中,通过巨大的焦躁的思想所进行的哲学探索的顶峰。这部舞剧继续和发展了心理芭蕾艺术,并努力完成另一个同样复杂的任务,即创造一部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伟大探索相同的,拷问劣根性遗传和破坏性情感的舞台艺术。

  这部舞剧是一次探索人类幸福的研究。虽然在认真思考人类恶性和罪恶的力量的过程中,我们不能获得绝对真理。但通过这个过程,我们却能在这个不完美的、变化万千的世界中一步步更好的理解自身。

  9月28-29日,我们就能在广州大剧院看到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带来的这部穿透灵魂的心理芭蕾《卡拉马佐夫兄弟》。这不只是一部舞剧,更是一次了解一代文豪巨匠陀思妥耶夫斯基和几位著名作曲家的机会,一次认识俄罗斯现代芭蕾的机会。

  俄罗斯圣彼得堡艾夫曼芭蕾舞团成立于1977年。当时年仅31岁的舞蹈编导鲍利斯•艾夫曼离开暮气沉沉的马林斯基剧院芭蕾舞团,率领一大批同样不安分的青年才俊,创建了“列宁格勒新芭蕾舞团”,开始了新的艺术探索。舞团自创始之初,就被看作是一股芭蕾革新力量,其艺术创作更新了俄罗斯古典芭蕾的概念,把芭蕾舞的情绪表达和戏剧冲突推至极限。舞团的首场演出不但受到观众和芭蕾评论家的热烈回应,还掀起了对于俄罗斯芭蕾发展新趋势的广泛热议。

  1988年,艾夫曼芭蕾舞团首次登上欧洲舞台,在巴黎香榭丽舍剧院的首秀一鸣惊人,凭借既保持俄罗斯芭蕾流派严谨规范、技巧高超、善于抒情的底蕴,又将二十世纪舞台艺术与电影表现手法融合的独特风格,震撼了每一名观众,这种最新的芭蕾发展潮流震惊了世界,彻底改变了世界观众心目中俄罗斯只有《天鹅湖》的印象,评论家认为“艾夫曼芭蕾舞团以其对人性的深刻理解与揭示和对错综复杂的尖锐矛盾的诠释,来展示一位舞蹈编导大家与众不同的舞剧观及驾驭舞剧的才能”,自此被称为“俄罗斯芭蕾的新名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