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届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
2019-09-06 23:19
分享:

  9月1日,由成都市体育局、成都日报社联合主办,城北体育馆、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承办的“运动成都·世界共舞”2019第十届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预赛在剑南大道清凤时代广场三楼成都舞蹈跆拳道培训中心开始了预赛的争夺。在长达2个小时紧张而有序的选拔中,来自四川大学、四川音乐学院、四川电影影视学院、四川传媒大学、成都文理学院等高校及九天明月艺术中心、成都黑池梦艺术中心、龙门阵等舞蹈专业机构的数十名选手参加了本次预赛。

  2019年,是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举办的第三个年头。本次比赛也被世界体育舞蹈节组委会列为世界体育舞蹈节预热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8月29日,世界体育舞蹈节组委会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公布30项世界体育舞蹈配套的文体活动,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赫然在列,并被作为第一项进行发布。

  一年一个台阶,在主办方和承办方的共同维护下,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已经成为成都市体育舞蹈的一项颇具知名度的体育舞蹈活动,吸引着成都市众多业余体育舞蹈着前来参赛。今年更是在2017年和2019年的基础上,增加了单人组的比赛。不设门槛、不限舞种……吸引了更多舞者关注的目光。

  而为了让本次比赛水平更高,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以成都市体育舞蹈国际公开赛和西部中心城市体育舞蹈公开赛为契机,已经进行了两轮选拔,竞赛成绩+自愿参加的选拔方式,已经吸引了不少这两项赛事成年组的前三名选手参赛。而今日进行的预赛,则是面向社会,吸引更多喜爱体育舞蹈的市民参赛。从组委会通报的报名情况来看,报名非常踊跃,参赛者年龄大多是20岁上下的艺术学院舞蹈专业的学子,从一个侧面也体现了体育舞蹈在四川高校取得的长足进步。

  还不到8点半,位于清凤时代广场三楼的成都舞蹈跆拳道培训中心的休息室和走廊上已经站满了前来参赛的选手,不少人已经换上了光鲜亮丽的比赛服准备比赛。手机里播放着节奏明快的音乐,跟着节奏熟悉每一个动作……一张张青春的脸庞,与前两届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成熟的面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前两届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因为只有双人舞,所以参赛选手的年龄略微偏大,高校舞蹈专业学生参赛数量也不多,但是这次不同。参赛选手年龄大部分是“90后”和“00后”。高校学生在所有参加预赛的选手中占了70%左右,其中表现最为突出的是四川电影电视学院,占了所有参加预赛选手的近1/3强。“我们是从老师那得到这个消息的,马上报名参赛,今天早晨特意早起坐了一个多小时的车赶来的……”一名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的选手说。参赛的高校学子当然不止四川电影电视学院的学生,四川大学、四川音乐学院、四川传媒大学、成都文理学院都有学生参加。

  双人舞开始,单人舞接着上。因为新设置了单人组的比赛,本次预赛更加异彩纷呈,参赛选手使尽浑身解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大家。伦巴、华尔兹、现代舞、哈萨克舞、秧歌舞、街舞、肚皮舞,让人目不暇接。

  其中最令人关注的是4个街舞的参赛选手,他们均来自成都著名的,也是唯一一支职业化的街舞战队,队长是有着15年街舞舞龄、曾经获得2016HHI世界街舞全国总决赛亚军、2017WOD美国世界总决赛主题编创奖殿军的狄云洋。街舞是时下年轻人最喜欢的舞种之一,8月29日的世界体育舞蹈节新闻发布会上,亚洲体育舞蹈联合会秘书长苏洁透露,6月25日召开的国际奥委会执委会已经初步确定街舞的霹雳舞成为2024奥运会的比赛项目,2020年12月国际奥委会将会确定奥运会霹雳舞比赛的金牌设置。

  陈子坚、许辉四个小伙子轮番上阵,评委感觉不过瘾,特别让他们来了一段斗舞。没有了单独参赛的紧张,四个小伙子表现得更加精彩,获得了评委的一致好评。表现最为出色的,曾在style等多项比赛中夺冠的漆贤阳表示,因为前一天参了比赛,所以状态并不是最好,希望能够进入决赛,展现更好的自己。本次比赛,狄云洋并没有参赛,他是作为教练陪着队员来参赛的。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狄云洋说:“我们这次来主要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通过比赛和观摩,从其他舞种找到一条技巧性和故事性相结合的路。”

  为期半天的预赛结束了,组委会将根据现场比赛选手的表现,以及成都国际公开赛、西部中心城市公开赛选拔报名的情况,确定晋级9月13日“运动成都·世界共舞”第十届世界体育舞蹈节“党报读者杯”舞蹈精英赛决赛的参赛选手。

  持续了两个多小时的预赛,最紧张的是选手,最忙碌的是裁判。本次比赛,裁判组的三名成员都是国家级裁判,三人同时还是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的骨干,陈琴和陶宁是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副秘书长,李超然则是考级委员会委员。三人都在体育舞蹈的教学、执裁上有着丰富的经验。

  “你的肩膀端得太高了,应该沉下来”、“舞蹈的柔美程度够了,但是寸劲用得还不够”、“身体不够舒张,脊背就没有打直,以后要在这上面提高”……每组选手比赛结束后,三名评委都会当面点评,专业、中肯,一语中的,选手听得连连点头。一位跳傣族舞的小姑娘因为怯场,仅仅跳了10几秒就结束了自己的表演,评委并没有就此中断这位选手的表演,而是鼓励“是不是没有表演完?不要害怕,为了比赛准备了那么就,就要好好展现出来,把整支舞跳完……”

  比赛结束后,成都市体育舞蹈协会副秘书长陶宁感叹地说:“年轻就是好啊。这次比赛的参赛选手基本都是年轻人,身体的力量和柔韧程度都远非成年人可以比,能更好地完成舞蹈的动作。”记者问:“两个多小时的评判,几十组选手看下来,会不会累?”陶宁笑着说:“怎么可能会累?看年轻人跳舞就是养眼,因为青春所以更好看。”